乌拉圭总统肺部发现恶性肿瘤 正在医院接受检查乌拉圭总统肺部发现恶性肿瘤 正在医院接受检查

乌拉圭总统肺部发现恶性肿瘤 正在医院接受检查
中新网8月21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,日前,乌拉圭总统塔瓦雷•巴斯克斯表示,医生在其肺部发现了恶性肿瘤组织。他还将在医院呆一两天,以进行更多检查。资料图:乌拉圭总统塔瓦雷·巴斯克斯。资料图:乌拉圭总统塔瓦雷·巴斯克斯。  据报道,79岁的巴斯克斯本身就是肿瘤专家出身,他表示,目前自我感觉良好。  报道称,在巴斯克斯的第一个任期内,他领导了大规模的禁烟运动,统计数据显示,自2005年以来有29.4万乌拉圭人成功戒烟。  2014年,他再次赢得总统大选,自2015年起任职至今。目前,巴斯克斯的这一任期也即将结束,乌拉圭将于2019年10月27日举行总统大选。

兴业消费金融发债补血 期限错配风险难防兴业消费金融发债补血 期限错配风险难防

兴业消费金融发债补血 期限错配风险难防
8月12日,兴业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兴业消费金融”)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规模20亿元、期限3年的金融债。今年6月底,福建银保监局下发兴业消费金融发行不超过60亿元金融债券的批复,如今不到50天即已公开发行,兴业消费金融的发债速度可谓迅速。  公开资料显示,兴业消费金融成立于2014年12月,控股股东兴业银行持股66%,另外三位股东分别为福建泉州市商业总公司、特步(中国)有限公司、福诚(中国)有限公司,持股比例依次为24%、5%、5%。目前其注册资本为19亿元,位列24家已开业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第5位。  在开业运营的四年内,兴业消费金融已经历三轮增资,完成一笔银团贷款的落地和一期ABS(即资产证券化)发行。此次金融债券的发行,兴业消费金融成为继捷信消费金融和中银消费金融后,使用过监管规定范围内的所有融资渠道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。  本期债券发行后,兴业消费金融的资本充足率将由2018年年末的11.22%提升至13.53%―14.99%,资产负债率将由2018年年末的91.27%降低至89.41%。  8月13日,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兴业消费金融采访并发去采访提纲,其有关负责人未给予回复。  同业负债占比超九成  上述募集说明书披露了兴业消费金融近年来的相关业务数据。2016年年末至2018年年末,兴业消费金融的贷款余额分别为57.14亿元、98.7亿元和206.94亿元。其中,2018年内投放贷款共有245.96亿元,全年笔均贷款金额3.52万元,笔均合同期限12.34个月。  另外,在兴业消费金融2018年发行ABS中,入池资产的加权平均贷款合同期限为758.11天,期限明显长于捷信消费金融。捷信消费金融当年年底发布的2018年第四期ABS项目,入池资产加权平均贷款合同期限为409.84天,2019年第一期ABS入池资产加权平均贷款年利率为417.2天。  但在资金来源上,兴业消费金融表现出对银行借款的高依赖度,目前除了兴业银行的支持外还获得超过100家银行授信,包括大型国有银行、全国股份制银行、城商行和外资银行等,授信规模在2019年6月末接近800亿元。  募集说明书显示,兴业消费金融的同业存放款项和同业借款,2018年合计为185.39亿元,同比2017年年末的89.4亿元增长107.37%,在总负债的占比均超过90%,资金期限以1年内为主。  可见,作为经营信贷业务的新型金融机构,兴业消费金融同样没能避免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问题。此次发行金融债券,兴业消费金融对募集资金的用途就明确为,“补充公司中长期资金,优化资产负债期限结构,进一步促进主营业务发展”。  为了改善资产负债结构,兴业消费金融也在不停尝试。2018年7月,在获批加入全国银行间拆借市场不久,兴业消费金融便开启了成立以来的第三次增资,四位股东同比例增资7亿元。今年7月,增资到位,其注册资本增至19亿元,在银行间拆借交易限额也达到了19亿元。  此外,兴业消费金融在2018年获发行ABS业务资格,并赶在当年年底完成了首单19.25亿元的ABS项目发行。今年4月,兴业消费金融注册了60亿元的ABS发行额度,预计在两年内完成发行。  和兴业消费金融相比,捷信消费金融和中银消费金融更早使用ABS、金融债券等工具进行融资,但资产负债结构并未有明显改善。  目前,捷信消费金融已发行12单ABS,累计发行规模为295.58亿元,发行两期金融债,共募资35亿元,同业拆入资金占自身总负债的比重由2016年年末的90.73%下降至2018年年末的86.04%;中银消费金融共发行3期ABS,累计规模为56.97亿元,发行1期20亿元的金融债,但同业拆入资金占总负债的比重在2018年年末为87.84%,较2016年提升了7.44个百分点。  兴业消费金融的高管多出自兴业银行。公开资料显示,董事长郑海清曾任兴业银行厦门分行行长,总经理林春曾为兴业银行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。不仅如此,其总裁助理兼市场拓展部总监杜一谦、监事兼风险合规部总监朱正萍,在加入兴业消费金融之前皆在兴业银行任职。  在兴业消费金融的高级管理人员中,仅副总裁李文捷是由福建银监局副处长一职转任。  在出身兴业银行和监管部门的高层团队带领下,面对行业普遍出现的资金错配问题,兴业消费金融同样没有拿出更好的方法。中诚信国际近期出具的评级报告指出:“作为新兴的消费金融公司,成立时间尚短,战略的执行效果及可持续性需进一步观察。” 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2017年5月,银监会印发《关于印发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的通知》,其中明确正在制定《消费金融公司发行二级资本债有关事项的通知》。这意味着,二级资本债或将作为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在后续的资本补充渠道之一,但上述事项目前尚未有进度更新。  线下业务比重超过八成  在目前开业运营的23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,兴业消费金融的发展十分顺利。从盈利情况看,其在2014年年底开业后,2015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0.67亿元和-0.49亿元,2016年年末就实现扭亏,2017年年末的营业收入突破10亿元。  2016年年末至2018年年末,兴业消费金融营收分别为6.04亿元、10.36亿元和24.47亿元,同比增速分别为298.62%、71.68%和136.21%;同时,净利润也实现了大幅增长,分别为1.02亿元、2.09亿元和5.12亿元。  能够取得稳定的经营成绩,实际与控股公司兴业银行的支持分不开。上述中诚信国际出具的评级报告就表示:“作为兴业银行的控股子公司,在融资来源和资金补充等方面获得母行持续支持,共享母行客户资源、营销渠道和风险管理经验。”  但硬币的另一面,则是业务高度依赖线下展开,这也是兴业消费金融无法改变的“基因”问题。  据上述募集说明书,兴业消费金融的主要产品为“家庭消费贷”,展业模式为线下推广,即由直销团队“上门收件、亲核亲访”,平均放款时间为1天。截至2018年年末,线下业务部共有26家,线下业务贷款余额176.78亿元,同比增长88.08%,在总贷款余额中占比为85.43%。  对于线上业务,兴业消费金融的计划是“逐步开展”,目前主营5万元以下的小额贷款,客户可通过APP等互联网渠道自助申请。截至2018年年末,线上业务贷款余额30.16亿元,同比增长25.46亿元,在总贷款余额中占比尚不足两成,仅为14.57%。  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,兴业消费金融的营业支出也在大幅增加。2016年年末至2018年年末,分别为4.73亿元、7.76亿元和17.97亿元,分别较上年增长116.75%、63.99%、131.70%。其主要的营业支出为业务及管理费,在上述三年的营业支出的占比均达到了60%。对此,兴业消费金融在募集说明书中解释称:“主要核算人工成本和运营成本,随着业务发展及人员队伍的扩大相应增加。”  “虽然消金公司之间的竞争从表面看是资金资产的竞争,实际则是核心能力的竞争,也就是要实现从风险管理向风险经营、风险增值转型,这是保证盈利能力的一大关键。”8月16日,华东地区某持牌消费金融高层人士在采访中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  随着消费金融公司的经营逐渐走向正轨,不良率成为监管部门和行业的关注重点之一。2016年年末至2018年年末,捷信消费金融的不良率分别为3.98%、3.82%、4.45%,中银消费金融分别为3.15%、2.82%、3.06%。相较来说,兴业消费金融的不良率表现良好,同期分别为2.28%、2.27%和1.86%。  但不可忽视的是,2018年年末,兴业消费金融的逾期贷款余额同比上升3.45亿元至7.57亿元,资产减值损失也从2017年年末的1.93亿元大幅提升至2018年年末的6.42 亿元。中诚信国际的评级报告称:“信贷业务规模的压缩使其不良贷款率和逾期贷款占比上升……由于逾期贷款在经济走弱时较易转化为不良资产,可能对资产质量产生影响,未来仍需保持关注。”

陈戌源:中国女足发展比男足面临的困难更大陈戌源:中国女足发展比男足面临的困难更大

陈戌源:中国女足发展比男足面临的困难更大
北京时间8月22日讯?陈戌源成为新一届中国足协主席,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,他谈到了对中国女足发展的担忧。记者:今年中国足协出台中超职业俱乐部支持女足发展的规定,要求中超俱乐部都要拥有一支女足队伍,并将此列为强制性标准。但我们在调研中也发现,有些俱乐部表示目前财政负担过重。您觉得怎么解决这个矛盾?陈戌源:中国女足发展面临的困难很大。这次我到法国去看女足世界杯,深深地感到,中国女足和世界一流水平差距太大了,和1999年的时候不可同日而语。中国女足运动从某种意义上讲,比男足面临的困难更大。中国女足的职业运动员,在中超中乙,全国500多人,和欧洲一个国家十万二十万的职业运动员相比,差距实在太大了。女足要重返世界一流,我觉得这个挑战非常大。中国足协推出的中超俱乐部带女足政策,关键问题有两条。第一,我觉得下一步应该要更好地调查研究,如何更加有效地实施这个政策。如果效果不好,搞形式主义,就没有意义。就像我们的U23球员政策,本意也是好的,是为了让更多年轻人能够上场比赛。但是,到了中超俱乐部层面,大家都希望能够展现最强的技战术能力,都希望能够争胜,不会把大量的年轻运动员用在中超平台上。所以,就出现了U23球员上场一两分钟就被换下的情况,使这个原来初衷是好的一个政策,变成了形式上的东西。中超俱乐部带女足政策,本意是好的。我觉得足协下一步要研究,如何在质量上和实际效果上有体现,不要光追求形式上的东西。我有一个很大的担忧,就是我们各级联赛面临很大挑战。联赛是中国足球最重要的基础,联赛不好,所有的青训不可能有好的结果。联赛不好,国家队的备战不会有好的结果。联赛面临投资人投资欲望下降、财务困难问题。我们不应该再更多地强行增加俱乐部的负担,应该让俱乐部减负,让俱乐部在经济上有更好的自我发展能力。所以,俱乐部带女足带青训,在质量上怎么进一步保证,需要做进一步的调研。第二,我们要研究女足运动的发展规律,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女足自身特点的发展道路。尤其是女足运动员的人口基数要扩大,青训基础要提高,整个联赛水平要提高。这可能是中国女足发展的根本之道,而不仅仅是出台一个中超俱乐部带女足的政策,就以为中国女足的发展问题就解决了。(新华社)

追梦格林:乔丹本会有10个总冠军 因为皮蓬的存在只拿了6个追梦格林:乔丹本会有10个总冠军 因为皮蓬的存在只拿了6个

追梦格林:乔丹本会有10个总冠军 因为皮蓬的存在只拿了6个
原标题:追梦格林:乔丹本会有10个总冠军 因为皮蓬的存在只拿了6个 北京时间8月21日,昨日前NBA球员,传奇名宿斯科蒂.皮蓬在节目中声称詹姆斯再拿三个冠军才能够和自己平起平坐,而现在詹姆斯的历史地位差自己太远。而皮蓬的这番言论就引来了勇士球星德雷蒙德格林的调侃,格林表示乔丹本来能够拿十个冠军,就是因为皮蓬的存在才只拿了六个,而且还在当打之年就退役。如果没有乔丹,皮蓬拿不到六个冠军,他的一切都是依靠别人得来的。 对于皮蓬的言论,格林调侃道:“原来这就是斯科蒂一直引以为傲的资本,他的六个冠军戒指,他对别人指指点点,时不时的站出来批评我们,就是因为他有六个戒指。可怜的家伙,我想没有人忍心告诉他一个真相,那么就由我来告诉他。事实上迈克尔本来能够拿十个冠军,而且他不会在自己的当打之年就退役。因为斯科蒂的存在,害得迈克尔只拿了六个冠军,并且因为忍受不了这个白痴而提前退役。这就是真相,可能有点残忍,但我必须要告诉斯科蒂。” 而在谈到在自己心中詹姆斯和皮蓬的历史地位时,格林回答道:“相信我,你不会拿一头雄狮和一头山羊进行比较,那没什么好比的。勒布朗拥有三个冠军,比斯科蒂要少三个,但是勒布朗有三个FVMP,而斯科蒂一个都没有。你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谁才是那个无能的家伙。离开了迈克尔,斯科蒂就是一个角色球员,他不会进入名人堂,也不会受人尊重。而勒布朗永远都是勒布朗,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。”格林说道。 乔丹的第二次退役其实背后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因素,乔丹和管理层的矛盾,公牛内部化学反应的破坏,虽然不知道和皮蓬有没有关系,但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乔丹接着打球,他一定会拿更多的冠军。而皮蓬皮二爷,再离开了乔丹后,就一蹶不振,从顶尖球星变成了蓝领球员。真不知道,皮二爷那里来的勇气,频繁的在电视上针对詹姆斯,杜兰特这两个比他更出色更具有统治力的小前锋。 *转载请标明来源*

留学生就业四处碰壁 出国留学并非人人适合留学生就业四处碰壁 出国留学并非人人适合

留学生就业四处碰壁 出国留学并非人人适合
祝建波  读了8月18日贵报刊发的《给“留学热”浇点冷水》,很赞同文中观点。  留学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,拥有更光明的前途,但也有可能遭遇失败,导致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。比如,有的学生自身的语言以及学习能力都有限,读到一半却无力完成学业。  近些年来,很多留学生回国就业也面临着与国内大学毕业生几乎同等的待遇,用人单位更看重个人适应岗位的能力,这与毕业于哪个学校的“身份标签”没有特别直接的关系。  留学归来在就业市场上四处碰壁的例子,在生活中也可以说是不胜枚举。对于不同的孩子来说,唯有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教育。无论在国内读大学还是去国外深造,大部分人都是为了今后能得到一个自己喜欢并愿意为之付出的工作。  笔者认为,家长在决定是否该让孩子出国留学时,一定要量力而行,这个“力”包括家庭的财力、子女的才力及适应异国学习生活方式的能力,等等。此外,孩子在开始留学生活后,家长也应予以必要的关注,了解其生活、学习和心理动态,及时处理问题甚至调整发展思路。毕竟,学业有成且学以致用才是留学成功的标志。